设为主页| 收藏本站

您的位置:主页 > 1.85传奇 > 正文

我本沉默传奇私服从“马路市

文章来源: 所属分类: 1.85传奇  阅读:  日期:2018-09-05 18:30

1984年,白芙蓉市场建立,是白沟发展的标志性分界点。

当时的省委、省政府以及保定地委态度坚决:白沟市场要保留,但必须严肃整顿!

原标题:从“马路市场”到“箱包之都”

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这里的草根经济百折不挠、顽强生长?

“‘互联网+’为白沟箱包业转型升级提供了一个新契机。”宫夫说,通过信息化手段全方位整合产业链,重组一切具有效率提升空间的环节,当前,白沟正加速生产、销售流程再造:30家企业在淘宝网“中国质造”平台上线,加速品牌孵化;电商批发平台“白沟购”将移动互联网、物联网、云计算等与箱包生产制造相结合,为400多家中小企业解决了库存、仓储、售后等问题;和道国际电商创业园、凤凰·O2O电商产业园、速通电商快递产业园正在加快建设……

“包”打天下的白沟,曾一度与义乌市场齐名。然而,改革开放20多年后,义乌市场营业面积达200多万平方米,年易额200多亿元。白沟却仍未跳出农贸市场框架,产品以仿造为主,利润不到人家十分之一,市场年易额仅40多亿元。2002年,白沟镇党委、政府一班人到义乌考察后,残酷的差距,刺痛并刺醒了他们。

2009年,西安人宫夫大学毕业后,从北京带着一个十几人的团队来到白沟,在淘宝网开了一家名为“麦子包袋”的网店,第一年便卖出70多万个包,利润达1000多万元。“麦子包袋”,让白沟人对“互联网+”有了感性认识。仿佛一夜之间,白沟电商便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目前,白沟已聚集各类电商2万家,从业人数5万余人,有30多家快递公司进驻。2014年,白沟被评为河北省电子商务示范基地,2015年又获评全国信息消费试点城市。

(责编:张晓博、陈思危)

张金英上世纪80年代从手工作坊起家。最初,她做的包都是简单地照样儿生产,顶多在上面印上“北京”“上海”等字样。后来,贴牌生产盛行,便哪个包好卖贴哪个牌子。如今,公司旗下的“玉兔”已成为中国箱包皮具优秀品牌。

——白沟演绎草根经济传奇

“通过互联网,公司不仅实现订单生产和销售,克服了市场调节的滞后性,还打破产品研发和采购的地域限制,从而更加专注于生产。”美雅诺皮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孟德昌介绍说,虽然白沟当地原材料、配件种类丰富,但仍缺少个性化生产所需的模具和加工配件,专业设计人才更是稀缺。

经历过野蛮生长,品尝过成长阵痛,但白沟人认定:再难也不能走回头路

南义乌、北白沟。

“全国诚信经营示范市场”“全国文明村镇”……伴随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项项荣誉纷至沓来,白沟实现了从大棚市场到箱包交易城、国际箱包交易城、国际箱包交易中心的一次次跨越。

片面追求经济发展危害严重,文明经商是市场繁荣的生命线——惨痛的教训让白沟镇从党委、政府到每个商户对“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两手抓”有了深刻认识。镇里先后出台《市场管理细则》《商户诚信经营守则》等制度;开办商户法制培训学校,打击失信行为,评选表彰“文明商户”……

“千方百计实现发展是白沟人的第一选择,再难也不走回头路。”说起白沟市场近40年的成长历程,张惠全感叹。

商户们认为,白沟已形成包括原辅材料供应、设计研发、产品销售、仓储物流在内的完整产业链条,“生意做得好好的,没必要搞电商”。

当年的保定地委研究室在大讨论结束时,负责起草了一份总结报告,汇报中有这样一段话:根据实际情况有计划地培育市场,是搞好流通、促进生产的重要环节。白沟经验对促进商品经济发展、加快流通体制改革意义重大。

在白沟公园北路的水晶域小区对面,有一条著名的街道——“网供一条街”。店铺规模一般都不大,但店名都有“网供”字样。如今已是白沟电商协会副会长的宫夫说,白沟现有两百多家网供店,仅网供一条街上就有上百家。“这里是白沟电商的主动脉”。

设施完备、装修考究,建筑面积50多万平方米的和道国际箱包交易中心给人一种富丽堂皇的感觉。近日,在四楼北部一个档口里,人过中年的高桥村商户刘建正忙着接待来自沙特的采购商。

“差距,就是发展潜力!”大家在讨论中达成共识——走品牌化经营之路。

自去年9月成立以来,星合工坊已与中央美术学院、天津美术学院等开展驻地实训战略合作,并成立设计师联盟,有4家专业设计机构进驻,现正加速打造高端人才孵化、创新成果转化和品牌产品展示交流基地。“目前,星合工坊的原创设计成果已与白沟箱包产业对接,并有20多个系列原创设计成果生产上市。”

1996年,白沟镇统一注册了包括“玉兔”在内的20个商标,供成百上千家加工户使用。但由于产品质量参差不齐、价格不等,几年工夫,“玉兔”们“奄奄一息”。产品销售从大城市退到县城,又从县城退到农村。张金英的企业难以为继,被迫倒闭。

就在白沟市场逐渐走出阴影时,2002年3月,箱包企业又发生民工苯中毒事件。舆论再次哗然,“取缔”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白沟箱包业萌芽于高桥村。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,那种简单的“老头包”很是流行,“头脑活络”的刘建及一些村民照样制作,在街上摆摊售卖。有关部门将此定性为“资本主义自发势力”,组织“追剿队”收缴。可由于获利颇丰,刘建他们仍偷偷干。

刘建回忆,那时的市场,虽说一个摊位只有半米宽,但毕竟是遮风挡雨的固定场所,统一收费管理。市场相对正规了,人气旺了。“家家做箱包,人人搞推销”一时风行白沟。到上世纪90年代初,白沟已建起一个庞大的箱包生产基地,有56家规模企业、4.2万家个体加工户,产品销往全国28个省、市、自治区。白沟市场一跃成为闻名全国的“明星市场”。

1982年,“风声”不紧了,高桥村迅速发展成箱包加工专业村,并在白沟镇形成自发的马路市场。刘建从此放开手脚,生意越做越大。如今,他的公司年产箱包50多万只,销往二三十个国家和地区。

艰难时刻,白沟镇党委、政府认定:品牌化经营的路子没错!借鉴义乌的经验,改变了“大呼隆”式的商标使用方式,改成以竞标方式转让给企业单独使用,并鼓励企业注册成自己的品牌。在南方市场见过世面的张金英,以40万元价格获得独家生产“玉兔”牌箱包的权利。

在和道国际箱包交易中心一楼,经营面积三四百平方米的“玉兔”箱包专卖店特别气派,里面琳琅满目的箱包有上千个花色品种。白沟玉兔皮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金英说:“像这样的专卖店,公司在全国总计有48家。”

从“马路市场”到“箱包之都”

刘建做箱包生意的历史,可以说就是白沟市场成长壮大的一个缩影。

日前,顾客在宽敞明亮的和道国际箱包交易中心内选购箱包。记者陈建宇摄 制图/展茂光

从仿造,到贴牌,再到品牌化经营,张金英说:“这都是市场逼出来的。”

产业电商化,电商产业化,“互联网+”让白沟市场更大了

网店越来越多,如何让电商和生产厂商之间联通更顺畅?宫夫又从中看到商机。2011年,作为“白沟网供第一人”,宫夫开设了“供包网”和实体门店,专门给网店供货,让服务“升值”。他的工作是设计和选定箱包款式,联系生产厂家下订单,然后找模特为产品拍图,再把图片给网店店主,让他们负责销售。一年多时间,他和白沟80多家生产厂商,淘宝、蘑菇街等平台上的200多个网店建立业务联系,年营业额达2000多万元。

在和道国际箱包交易中心一层,设有一块特别区域。这里不仅有“高大上”的品牌发布区、新产品展示区,还有配备专业设备的原创设计室和打版工坊,它有个时尚名字叫“星合工坊”。

一场长达10年的整顿由此展开。整顿高潮时,曾一次调集200多名公安和武警,查抄仿真枪和淫秽音像制品。

产业电商化,电商产业化,白沟箱包业正在新时代开始新的起跳。(记者林凤斌)

刚刚繁荣起来的市场,何去何从?

Tags:草根经济,马路市场,白沟,高桥村,箱包业,建筑面积,装修,交
本文网址:/1_85cq/3571.html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分享到: